丰亿娱乐官网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object id="w2sc2"><u id="w2sc2"></u></object>
  •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
    <input id="w2sc2"></input>
  • <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
    <input id="w2sc2"><tt id="w2sc2"></tt></input>
    丰亿娱乐官网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object id="w2sc2"><u id="w2sc2"></u></object>
  •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
    <input id="w2sc2"></input>
  • <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
    <input id="w2sc2"><tt id="w2sc2"></tt></input>
    丰亿娱乐官网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object id="w2sc2"><u id="w2sc2"></u></object>
  •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
    <input id="w2sc2"></input>
  • <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
    <input id="w2sc2"><tt id="w2sc2"></tt></input>
    丰亿娱乐官网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object id="w2sc2"><u id="w2sc2"></u></object>
  •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
    <input id="w2sc2"></input>
  • <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
    <input id="w2sc2"><tt id="w2sc2"></tt></input>
    丰亿娱乐官网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object id="w2sc2"><u id="w2sc2"></u></object>
  •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
    <input id="w2sc2"></input>
  • <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
    <input id="w2sc2"><tt id="w2sc2"></tt></input>
    丰亿娱乐官网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object id="w2sc2"><u id="w2sc2"></u></object>
  • <menu id="w2sc2"></menu>
  • <input id="w2sc2"></input>
    <input id="w2sc2"></input>
  • <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object id="w2sc2"><acronym id="w2sc2"></acronym></object>
    <input id="w2sc2"><tt id="w2sc2"></tt></input>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kidzarama.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矿产公司年会演出音乐小品《油气
    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安全
    电力公司年会演出搞笑感人小品《
    5人带话外音的海警小品剧本(优秀
    施工现场平凡又感人的亲情故事小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现场年会情景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现场年会 12-27
    优秀法治情景剧剧本《司法 12-26
    最新爆笑恶搞企业公司年会 12-25
    工作证明情景剧剧本《如此 12-24
    关于出国打工故事的情景剧 12-22
    电力公司各部门团结正能量 12-21
    适合修路公司企业年会的音 12-20
    互联网理财金融行业公司相 12-19
    宣传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后 12-18
    公司圣诞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12-17
    正能量医学类年会小品剧本 12-15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只有青山不改(第一百零六章)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笔似青锋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2/11 19:37:14     最新修改:2018/12/15 11:46:4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kidzarama.com 
    只有青山不改(第一百零六章)
    作者:卢星原

      李成栋在接到朱由榔让其再次率军救援江西的诏书后,两日内即将兵马和粮草准备完毕,第三日即令徐元吉和张继世为正负先锋,自己率孟文全和熊喜坐镇中军,陈甲断后,统领着五万军马再次杀向了赣州,试图打开一条通道解围南昌。
      但此时困守南昌的明军已是岌岌可危了。
      “与其坐守待毙,不如放手一搏!我等总不能待到饿得不能起身之际再和清军去拼死吧?”城墙上的宋奎光眼见城外驻守的清军在那里吃着酒肉,心里不觉猫抓一般,于是对着旁边的金声桓大声嚷叫道。
      “大帅,宋将军说得有理。”见金声桓不语,一旁的汤持中此时也插上了话,“如今尚有少许粮草和战马,若是战马杀尽,我等想要突围也是不能了。我等不如今晚就杀出城去,即便无了脑袋,也比做那饿死鬼强。”
      “你等都给本公住嘴!”金声桓对两人呵斥了一声,随即对亲兵令道,“尔速速传令建武侯,令他到此地来见本公!”金声桓见亲兵下城而去,乃回过头来对宋奎光和汤持中说道,“如此大事,岂是儿戏?就是要突围出城,也须知会我那兄弟一声,难不成抛下他等不管不顾?”其实在金声桓的心里,这几日一直都在想着突围之事,不过金声桓见围城的清军几乎全是八旗满军,知晓其战力强悍,而自己的兵马几成饿殍,他感觉凭借这些人马突出去几乎无有可能。他甚至还期盼着有奇迹出现:不定何时那广东来援的明军会突然杀到。
      “还是听听王得仁是何意见吧!”金声桓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大哥,呼唤俺来可是有着急事?”从值守的北门快马赶到的王得仁一下战马,即快步登上城楼,朝着金声桓气喘吁吁地拱手问道。
      “贤弟过来。”金声桓将王得仁拉至一边小声说道,“宋奎光和汤持中已在逼迫为兄率兵突围。为兄若是不允,只怕会激起兵变。”金声桓眼下确实担心这粮草将尽的事情激变军心,但他又不愿冒着覆灭的危险杀出城去,他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
      “如今之计,恐怕只有依着他等了。”王得仁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小弟手下的汤进和吕信才这两日也在鼓捣小弟弃守南昌突围而走,他等虽在小弟的呵斥下不再絮絮叨叨,可小弟看出他等心中还是不服。而今广东方面是否来援尚是不明,即便李成栋派出人马,也非旬日可以赶到,湖南更是不可能来援。而今粮草已快耗尽,战马且是不多,不是小弟口不关风,这南昌城破只怕就是数日之间了。我等不若拼死一战,从东门杀向抚州和鹰潭方向。鹰潭地接福建,那里多是山地,且清军在福建目下少有兵力,我等若能到得福建,即和郑鸿逵和郑森人马联络,然后再做计较。”
      “看样子也只得如此了。”听罢王得仁所言,金声桓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事不宜迟,为兄端的怕那夜长梦多。这就速速传令下去,让参将以上将领火速至起凤园议事,今晚就杀出东门。”
      “如此甚好。小弟这就去做些准备,小弟告辞!”王得仁说罢对着金声桓一拱手,转身急匆匆地去了。
      
      当夜夜深时分,南昌城头静寂多日的大炮突然一起轰响,如雨的炮丸纷纷砸向城外的清军,一时间,火漫烟腾,不少清军在还未弄个七清八楚之际,即被炸得血肉横飞,前往阎罗殿报到去了。
      “明军怕是要突围了!”正在军帐内看着军报的谭泰闻得突然炸响的炮声,赶紧披挂起铠甲,正待走出大帐,迎头便被惶急而进的朱马喇给撞了个满怀。
      “大事不好,明军炮火猛烈,看来是要冲出城来!”朱马喇一见谭泰,赶紧对其禀报道。
      “慌个什么?!”谭泰厉声对朱马喇呵斥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帅盼的就是这一刻!”谭泰说着率朱马喇走出帐外,只见天际已是红了半边。
      “现今我大军均严阵以待,金声桓此乃困兽犹斗之举,实实就是以犬搏虎!”此时谭泰心中并不着急,因为在金声桓驱赶百姓出城之时,就料定城中粮草殆尽,于是严令围城守军时时提防着明军杀出突围。
      “不过当下炮火太猛,我等人马已是死伤不少。”朱马喇还是有些担忧,他担心围城的兵马会因恐慌而让明军突围成功。
      “就是死伤万人又算得什么?只要能攻破南昌斩杀掉金、王这些贼子,即便折损一半人马也是值得!”说此话时,谭泰不由想到了“一将功成万骨枯”。
      “尔速速传令下去,令各门守将对冲出人马冒死截拦,若是放走一人,定斩不赦!”待朱马喇急急走去后,谭泰即被一群巴牙喇护兵簇拥着来到南昌城下,看着漫天狼烟和一片火海,谭泰不由对身边众人大笑着说道,“正月十五原本要闹花灯,想不到今年元宵之夜竟有如此绚丽多彩的夜空,真正热闹得紧!”
      “大将军所言甚是!”一旁的梅勒章京觉罗顾纳岱得意地说道,“不定今夜明晨我等就能攻破南昌,杀明军一个鸡犬不留!”
      想着即将功成,谭泰不觉随口吟道: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传闻一战百神愁,两岸强兵过未休。谁道沧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急报!”正在谭泰遐想之际,一骑快马飞驰而来,还未等马站定,那马上的巴牙喇护兵即翻身下马,疾步至谭泰面前跪下禀道,“明军已从东门杀出,其势甚猛!刘良佐大人正率军与明军死战,刘大人麾下已有数名大将丧命!马总督已率军急援!”
      “看来金声桓是拼命了!”谭泰随即对护兵大喝一声,“快牵马来!”接着回头对觉罗顾纳岱令道,“快快点集军马,我等过去看看!”
      待谭泰率着人马赶至东门时,两边人马还在激战。
      率先冲杀出城的乃是金声桓的麾下大将汤持中和刘一鹏,汤、刘二将虽是勇猛,无奈清军人多势众,不消半个时辰,在杀伤不少清军后,自己所率的五千人马也是折损殆尽。
      “哥哥,看样子是冲不出去了,我等是否且战且退,先回城中再作计较?”刘一鹏见身边的将士不断倒下,于是一勒马缰冲到汤持中的身边说道。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国公有令:后退者,斩!”汤持中接着说道,“后退亦死!今日我汤持中宁死不退!”说罢即舞起大刀再次冲向了清军。
      “都给老子上!”刘一鹏回头对着残兵猛喝一声,随即也挺枪杀入敌阵,手下的将士见此,也瞪起血红的双眼,奋力向着前方杀去。
      这一场好杀真是杀得个天昏地暗,月色无光!刘良佐也在激战中被汤持中削去了一只耳朵,满脸是血的刘良佐原本要逃,但想起谭泰严令,哪里敢退?只得指挥部下拼命死战,正在危急之际,幸而马国柱的人马杀到,只把汤持中和刘一鹏的人马死死缠住厮杀,可怜汤持中和刘一鹏先后战殁于阵,手下将士亦全部战死。
      一直在城头观战的金声桓眼见两员大将阵亡,心头自是无比悲痛。他原想着派出汤、刘二将率着所能聚集的最为强悍的五千骑兵在冲出一条血路后,自己则率着大众跟进突围,不料自己的这些人马全部丧命于城下。
      “完了,南昌完了!”金声桓在心底发出了一声痛叫。
      “杀!”一股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划破了夜空!彷徨中的金声桓定眼一看,原来是宋奎光和郭天才不待自己下令,已率着近万人马冲杀出城了!
      “徒死何益!徒死何益!”金声桓跺脚骂道,“这两个狗贼实实就是送死!”金声桓边说边急急下城,随即披挂上马,率着三四千人从城门杀了出去。
      刚刚缓过劲来刘良佐和马国柱未料到转眼又从城中杀出大队人马,顷刻之间就被杀得个稀里哗啦。但马国柱的兵马到底是久经战阵的八旗,很快就从慌乱中定下神来,手下大将杨捷更是骁勇异常。一杆枪使得是神出鬼没,不少明军将士都被他要了性命。
      “贼将休得猖狂!”郭天才见杨捷如入无人之境,也是挥刀上前接战,两人就于这乱军之中,刀枪并举地厮杀起来,两人一去一来,一冲一撞地连斗了三四十回合,虽是胜负未分,但郭天才的刀法已显凌乱,已处在下风之中。
      “你家宋爷爷来也!快纳小命过来!”厮杀中的宋奎光见郭天才势危,一刀将面前的清将首级砍飞,飞马朝着杨捷冲来。于是三人三马搅作一团,只杀得是天翻地覆。
      正战之际,突然似有山崩海啸之声由远至近而来,原来是谭泰率着梅勒章京觉罗顾纳岱和大队人马杀到。这谭泰金盔铁甲,手横一柄金背大砍刀,骑下是全身黝黑的汗血宝马,身旁则是众将云集,个个黄盔黄甲,这可是满军中最为精锐的正黄旗骑兵。
      “不可放走贼兵一人!”随着谭泰的这一声喝喊,其身边的清军就如一股狂风卷起杀向了明军。
      “我等快走!”正在大战的宋奎光见四周清军滚地而来,于是对郭天才大喊一声,然后一刀将杨捷的枪刺架住,卖个破绽就走。郭天才见情势不妙,也是勒马就回,但为时已晚,此时梅勒章京觉罗顾纳岱已跃马横刀而至,随着寒光闪过,那郭天才已是身首分离,一头栽下马来。
      “啊!”宋奎光见郭天才殒命觉罗顾纳岱的刀下,乃对天暴喊一声,挺刀朝着觉罗顾纳岱就冲杀过来。
      “来得正好!”觉罗顾纳岱在心底哼了一声,随即也舞刀策马迎着宋奎光而来。杀红眼的宋奎光一心想要为郭天才报仇,于是不顾疲惫地与觉罗顾纳岱大战了起来。但这员清廷猛将武艺精湛且膂力过人,哪消十个回合即战得宋奎光只有招架之功而无了还手之力。
      “给本将下去!”激战中的觉罗顾纳岱闪眼见宋奎光收刀稍慢露出了一丝破绽,哪里肯放过如此机会?于是大喝一声,抡刀就横着朝宋奎光的腰间扫来!
      “咣当!”就在宋奎光命悬一线之际,一柄大刀突然而至,横刃挡住了觉罗顾纳岱扫来的大刀!
      原来金声桓率着人马出城试图救回宋奎光和郭天才之际,正巧谭泰率人马杀到。金声桓见郭天才被清将斩杀且宋奎光危殆,于是舍命冲杀过来,此时正好救下宋奎光的性命。
      “杀!”觉罗顾纳岱见金声桓搅局已是怒气上冲,又见金声桓穿戴贵重,知晓眼前之人定是明军主帅无疑,于是大喝一声,挥刀只取金声桓。
      “老子今日非取下你的狗命不可!”咬牙切齿的金声桓一心想要为郭天才报仇,此时也无了那平日的斯文,举刀就将觉罗顾纳岱的来刀架开,随即挥刀猛劈,那刀犹如鹰隼抓兔一般,刀刀不离觉罗顾纳岱的要害。这觉罗顾纳岱虽是武艺娴熟,但显然不是金声桓的对手,当战至三十余合时,已是破绽百出,觉罗顾纳岱情知不妙,正欲拍马走人之际,被金声桓大喝一声砍作两段!
      “快快退入城中!”斩讫觉罗顾纳岱的金声桓见清军不断涌来,情知难敌,于是对着手下大呼一声,拼死沿来路杀去,但此时谭泰率着众多骑兵已将退路死死封住,金声桓的人马是越杀越少。
      “小弟在前,哥哥随后掩杀。”气喘吁吁驰至金声桓马前的宋奎光对金声桓说道,“今日恐是小弟死期,若小弟战死沙场,只求哥哥能将小弟与汤、刘、郭三个兄弟的衣冠葬在一起,我等兄弟四人定在阴曹地府里为大哥效命!”说罢此时,那宋奎光即勒动胯下战马,挥刀向着如潮的清军杀去。
      “好兄弟!”金声桓在心底痛叫一声,也是策动战马,紧随着宋奎光杀了过去。
      失去了一只耳朵的刘良佐在阵中看见明军大将率着人马杀过来,已料定大旗之下的战将就是金声桓本人。这刘良佐也不是等闲之人,早年也曾东征西讨久经战阵,降明后被封广昌伯,朱由崧继位南京后与黄得功、刘泽清、高杰同列为四镇。清顺治二年,豫亲王多铎率军下江南时投降清军。在攻打江阴时为清廷建下大功,以功隶汉军镶黄旗。
      刘良佐瞅得仔细,当下就拿出弯弓饮羽的本事,迅疾从弓囊中取出雕弓,搭上羽箭,朝着疾驰中的金声桓“嗖!”的就是一箭。
      “啊!”随着一声痛叫,就见金声桓翻身落马。清阵中立时冲出了十多员清将,就要将金声桓擒拿。
      “休要伤我大哥!”宋奎光见金声桓中箭落马,立时回头对着围拢过来的清将杀去,怎奈双拳难敌四手,还未等他冲到跟前,即被杨捷率着四员清将给团团围住。
      “噗!”宋奎光一个愣神,就被那杨捷当胸一枪刺中,一股鲜血顿时从宋奎光的喉中喷溅而出!宋奎光摇摆了一下身子,竭力不使自己栽倒下来。
      “枪下留人!”疾驰而至的刘良佐用雕弓一拨,将杨捷刺向宋奎光的长枪一把拨开,然后喝退围上的清军。
      “将军力竭矣!”刘良佐在马上对宋奎光拱手说道,“将军血战不退,端的令良佐敬佩万分!将军真忠臣耳!不过大明当亡,若将军归顺大清,刘某定保将军领衔总兵之职!”
      “哈哈哈!”挺了挺身子的宋奎光抹了抹嘴边的鲜血说道,“老子既反清廷,原就不会回头!不过老子还是谢过你刘大人的好意!”说罢即从腰间拔出佩剑横在脖颈,用尽全力地对天喊道,“大哥,小弟先走一步了!”接着用力一抹,就见颈血飞溅,宋奎光再次摇摆了几下,然后瞪着双目,倒在了尘埃之中。
      “擒下金声桓!”恼羞成怒的刘良佐对着左右的将士怒喊一声,随即率众向着金声桓倒地的地方杀去。那里抵抗的明军所剩无几,正在进行最后的拼死抵抗。
      “看来明年的今日就是我金声桓的周年了!”见清军已突至离自己不到二三十丈地方,左胸中箭的金声桓艰难地拄着宝剑踉跄着站起身来。此时的他心情格外地平静,他抬头看了看被大火映红了的天空,缓缓将宝剑横向了自己的脖子,然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在金声桓默默念叨文天祥诗句的同时,金声桓眼前浮现出夫人张氏和独子维方,也似乎看见宋奎光、汤持中、刘一鹏和郭天才向自己走来,再后来则是王得仁和汤进等几个,甚至看见定平和定安摇着小手向自己呼唤。
      “俺王杂毛来也!”一声大喝将金声桓的双眼震开,透过泪水,金声桓瞧见王得仁一马当先地冲杀过来,一刀就将快至金声桓面前的一员清将一刀斩落马下,然后暴吼一声杀向刘良佐。这刘良佐认得王得仁,知晓他的手段,此时哪敢对敌?于是赶紧回马,一些个清军见主将落荒而走,也赶忙急急地向着后面逃去。
      “快扶大哥上马!”王得仁见清军暂退,也是不敢耽搁,于是对着身后杀来的汤进和吕信才喝喊一声,率着残存的人马护着金声桓往城中退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kidzarama.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kidzarama.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丰亿娱乐官网 {$UserData} {$CompanyData}